首页 开云·买球(中国)官方网站 环境戏剧《大海》在天涯海角跨年上演引发共鸣 李少君:时代呼唤理想主义

环境戏剧《大海》在天涯海角跨年上演引发共鸣 李少君:时代呼唤理想主义

时间:2021-01-13 17:00 来源:凤凰网 编辑:旅文+

2020年12月31日晚间,改编自李少君长诗《闯海歌》的环境戏剧《大海》在海南省三亚天涯海角游览区上演,引起观众共鸣,人们甚至强烈要求加演。


这场以《天涯·吟春》为题的天涯海角跨年迎新派对,将戏剧、音乐、演讲、电影、露营、美食等融合在一起,给市民、游客、诗友、影迷等呈现了一场与众不同的跨年演艺形式。




环境戏剧《大海》亮相天涯海角跨年派对,现场观众在浪漫的星空之下,吹着海风,聆听戏剧中大海的故事,被演员调动起来加入表演,一起沉浸于戏剧中。


简单好听的吉他、婉转低沉的歌声,将环境戏剧《大海》与2020不凡的故事,以及浪漫的露天电影等轮番上演,笑声与掌声、温暖与陪伴相互交织,畅谈新年心愿。




“曾梦想仗剑走天涯,看一看世界的繁华……”现场歌迷跟随管今乐队的音乐节奏,从翻唱歌曲《曾经的你》《公路之歌》到原创歌曲《黑夜的献诗》《如来》《摩托日记》等,一路嗨唱。


环境戏剧《大海》这次是三亚首演,还为跨年派对活动特别融入诗人江非、蒋浩、衣米一写的关于大海的诗歌。



跨年表演有别于在北京码字人书店的演出形式,《大海》从室内搬到室外演出,现场观众在浪漫星空之下,吹着海风,聆听戏剧中大海的故事,在高潮之处,也纷纷被调动起来加入表演,一同歌唱,收获满满的欢乐与感动。环境戏剧的迷人之处正在于此,观众沉浸于戏中,与演员融为一体。




一位在三亚学院上学的李同学开心地说:“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大海。现在大海就是我的故乡,这场跨年演出太精彩了,也让我对生活产生了诗意。”游客张先生表示,希望这类文化与旅游融合的活动,多多“搞起”,让大家享受一下海岛独特的文化氛围。





据三亚市天涯海角旅游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郑聪辉介绍,“天涯·吟春”主题跨年活动以具象化的形式呈现“诗意天涯”,展示富有文艺范的天涯形象,不仅仅是一次探索性的尝试,还寄托了不断创新发展、焕化青春活力的思考。




2021年1月4日,长诗《闯海歌》作者、《诗刊》主编李少君和《大海》导演兼编剧邓菡彬分别接受了凤凰网海南专访,透露了各自的创作体会。


“那一年,最流行的口号:为了自由与梦想/那一年,最激动人心的观念:实现自我价值/那一年,最轰动的大事:海南建省办大特区……”这是《闯海歌》序曲部分,一下子将人们带到那个热火朝天的年代。


李少君


李少君表示,他一气呵成完成了这首长诗,因为其中绝大部分章节为亲身经历,有一部分是朋友经历、耳闻故事。在北京时已经酝酿主题,休假时回到海南,用了一周时间完成了长诗写作。他希望年轻人要有理想抱负,或不凡走点弯路,把想法付诸行动,对于成长大有益处。


李少君说:“很高兴自己的长诗被改编成戏剧。上世纪80年代闯海人经历引起现在闯海人的共鸣,是因为海南再次面临特殊的历史机遇,时代呼唤理想主义,闯荡精神、创业精神,跟第一代闯海人的闯海精神一脉相承。我觉得《闯海歌》之所以引起社会关注,当代人共鸣、共振,说明这个时代仍然需要理想主义、创业精神,这也是这首诗歌的社会现实意义所在。”



邓菡彬


邓菡彬告诉凤凰网海南,《大海》不光有欢乐、热闹,内在那种敢闯敢干的拼搏精神让人感同身受。年轻人渴望充实、多彩、有意义的生活,这部戏剧正好给了他们所需,看完会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。李少君那个年代的人所经历的故事,通过环境戏剧形式来表达,更加贴近观众、感染观众。许多人可能没有机会和作者面对面,但是通过环境戏剧《大海》可以直接地感受到作者的感情浓度。


当下,海南建设自贸区(港),与1988年海南建省初期面临景象相似,从四面八方涌上岛的年轻人成为新一代闯海人,获得更多展现自己才华的机会。


邓菡彬希望观看者变成环境剧场中的一部分,互为环境,融入场景,重温时代的集体记忆。




据悉,1988年,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,吸引十万人才下海南;李少君作为第一批闯海人,从踏上火车到登上海南岛,经过了多个人生转折,他用200多行8000多字的长诗展示自己的人生阅历。从北京到湛江列车上,再从椰乡公主号渡海轮、海口人民公园三角池、东西湖边的角落、天涯海角、翡翠小城通什到重返海口,长诗大气磅礴,酣畅淋漓。


《闯海歌》在云南《大家》杂志发表后,获得了第四届中国长诗奖。30多年前的往事,经过海南大学人文传播学院副教授、海南省人艺话剧院艺术总监邓菡彬重新编写、导演,1998年出生的新生代唱作人Yiti(吴宜瞳)参演,并担任音乐的原创及制作。经过后期艺术加工,为《闯海歌》增添了冒险精神与奇幻色彩,成功塑造了一个有理想的闯海人立体形象,使闯海者更为鲜活可感。


两人将这首获得“中国长诗奖”的诗歌转化成环境戏剧,观众聆听剧中大海的故事,感受那个年代的斑斓,寻获不一般的情感归宿。


在《大海》中,邓菡彬通过音乐剧、话剧、相声剧、影戏、偶戏、舞蹈剧场、电影剧场等不同手法,和歌剧、山歌小调、电子迷幻乐、说唱等音乐形式,9个乐章开启奇幻之旅,融合摇滚、电子、民谣元素,以一个背着吉他走天下的男青年为主线,展示出了一幅闯海人跌宕起伏的浮世绘。


有学者认为,《闯海歌》是一首心灵成长史诗,也是诗人对自身与时代共振关系的一种深思和探索。对于检视当下固化的写作思路、丰富汉语诗歌的写作类型是一次勇敢的尝试,也是李少君个人创作史上的一次伟大突破。

上一篇:老照片征集|最高奖5000元!那些关于三亚的城市老照片,你还保存着吗? 下一篇:2021年旅行的第一站,我想去这里 < 返回列表